您现在的位置:要闻动态 > 守正出奇 | 闯荡“破产”后重整旗鼓,瞄准汽车启停电池未来
守正出奇 | 闯荡“破产”后重整旗鼓,瞄准汽车启停电池未来

他,不甘于体制内安逸平淡

他,下海闯荡直到“破产”

他,对自己走过的路从不后悔

他,吃着碗里,看着锅里,想着地里

……

他是河南超威电源有限公司总经理柴成雷

下海闯荡直到“破产”

1988年,柴成雷从杭州商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机关,再后来又调到一家国有企业工作,一待就是3年,可他待不下去:这是一个让人没有想法的地方。

那个年代,在体制内是多么风光体面啊,但柴成雷却无法适应,“下海”的念头滋生得越发不可控制。一位关心他的老前辈语重心长地劝诫:小柴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你现在离开国家机关去做个体户,是水往低处流啊。

最终,柴成雷还是毅然决然地“下海”了。别人可能有这样那样的后台背景才会做出离开国企的决定,可柴成雷当时啥都没有。

他找同学借了1万元,租借了一个13平米的小门店开始卖自行车,后来又开了一个大的门店,全身心地投入到自行车批发零售行业,并很快赚到了钱。柴成雷沾沾自喜:成功了,赚到钱了,有自己的事业了,下海真是下对了。

可是好景不长,传统自行车行业很快出现了严重的过剩,从一开始卖一辆车能赚100元,到后来只能赚一个价值7元废纸箱的钱。这样的买卖没法继续下去,他决定进入自行车产业链的上游,即自行车的装配。

说干就干,柴成雷立马在郑州租了一个大仓库,开始了自行车装配业务。那时候,一天可以装配50-100辆,每辆车赚80-100元,一天就变成了万元户,转型是转对了。他喜不自胜。

但很快,自行车装配业务又做不下去了:行业竞争到装一辆自行车只能赚2.5元的局面。这时候有朋友说,自行车在国外卖得好,有人在罗马尼亚就发财了。敢闯敢干的柴成雷当即决定,关掉郑州的门店,进军罗马尼亚自行车市场。

这一次转型又对了,他们立刻就尝到了甜头,发到罗马尼亚的两个货柜短短时间一销而空。柴成雷和朋友算了一个账:40尺的货柜能装320辆自行车,加上关税、运费却要缴10万元,不合算。如果发自行车零件,一个货柜的零件能组装1200辆自行车,而且配件关税运费低到加起来只需要600元,利润相当可观。干脆,就发自行车零件。

一堆零件发过去了,问题也随之而来。装自行车是技术活,罗马尼亚没有人会干。不得已,柴成雷和朋友们只能自己组装,他从此过起了苦日子:8点起床,开车把前一天组装的自行车运到市场上卖掉,下午3点收市回到租的仓库里,买菜、烧饭、洗碗、打扫卫生、洗衣服……家务活干完就开始组装自行车,直到夜里12点。将近10个月的时间,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,柴成雷用自己的双手组装了5000多辆自行车,体重从出国前的130斤下降到105斤,足足瘦了25斤。回想这段“减肥”经历,柴成雷诙谐地描述成是黑暗的、凄惨的。

1999年回来后,柴成雷发了两个货柜到罗马尼亚。可是几个月过去了,一分钱都没有返回来。后来他才知道,兄弟们在那边工作很幸苦,也很寂寞,语言不通、电视看不懂、报纸看不懂,更没有朋友,为了排遣寂寞走进了赌场,把辛辛苦苦赚的2、3百万元在短短2、3个月时间就全部赌没了。柴成雷痛心极了,想发货弥补损失,可是没有资金了,一切重新归零。

回忆往事,他对自己做出的决定和走过的路并不后悔:人就是要有魄力、有胆量、有梦想。不闯,你永远没有自己的世界。

从无到有,又从有到无,柴成雷开始总结和反思:

从事自行车组装业务,无产品研发和设计能力,经营地又远离产业中心,物流、供应链都是劣势,因此非常被动。到今天,他依旧深深地意识:产品没有研发,只会永远跟在别人后面,做追随者,更谈不上核心竞争力。

任何经营活动都要管控好财务。如果罗马尼亚的那段业务经历,如果能管控好资金就不会被挪用,更不至于全军覆没。经营公司,财务管控不好是一定有风险的。

选择大于努力

回归到身无分文的日子,柴成雷无所事事。有一天,他在大街上骑着自行车,被一辆安静且快速“行驶”的自行车超越过去。直觉告诉他,这一产品未来在市场上一定会大有作为。后来他知道这是电动自行车。他决定进入这个行业。

接下来短短两个月里,柴成雷考察市场、租房子,又投入了电动自行车的经销业务中。他记忆犹新:1999年12月14号开业的第一天,在郑州又一个15平米的小店卖了第一辆电动自行车,赚了900元,第二天又卖出一辆。

但是,在接下来的30天里却再没有卖出一辆。

“老柴,你大学毕业,在体制内待过,又有创业经验,去找一份工作一定没问题。”30天没有卖出一辆车,再加上之前的经历,柴成雷的妻子劝老柴找一份安稳的工作。可是,闯荡了这么多年的柴成雷习惯了闯荡,根本回不去了。

他开始琢磨:虽然自己一辆都没有卖出,但同行们卖得不错,这说明他选择的行业没有错。是哪里出问题了?品牌?战略?营销?还是其他什么问题?

柴成雷重整旗鼓,2000年春节后的一个月里保持着每天卖一辆的业绩。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上升到每天卖2辆。再经过3个月的努力后,柴成雷拿下了郑州市电动自行车零售行业的冠军。又通过一年的努力,他跃居为河南省最大的电动自行车经销商。

2001年,柴成雷卖了1100辆后给来年定了2000辆的目标,结果第二年卖了5000辆,给第三年定了8000辆的目标,结果第三年卖了12000辆。后来他索性也不定目标了。第一年想着赚50万,结果赚了80万,第二年赚了200多万,第三年800多万,第四年1800多万。计划赶不上变化,生意出乎预料的好。柴成雷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。

这段翻身仗的经历,柴成雷开始总结和反思:

优势战胜不了趋势,选择是一辈子的机会,选择大于努力。

我们要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想着地里的。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发展过程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运作大平台

在经营电动自行车业务时,柴成雷与蓄电池企业打交道。柴成雷去考察参观蓄电池工厂,当时的超威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厂房,规模也不算大,但与其他品牌相比,超威在管理、产品品质等各方面都做的非常好。他当时就判断超威将来一定会超越其他公司的。

柴成雷从2000年开始经销超威电动自行车蓄电池,到2003年已经成为超威的最大客户。和超威打了几年的交道,超威集团董事长周明明和柴成雷彼此信任彼此欣赏,且有共同的价值观。2003年年底,超威集团的业务快速扩张,周明明到河南考察铅酸蓄电池市场,离开的当晚,在柴成雷送周明明去机场的路上,周明明提议一起在河南投资蓄电池工厂。

“老柴,咱们一起搞个电池厂吧?

“可以啊,怎么搞呢?我不懂行,那我就给你帮忙吧。我拿20%股份就行。”

“那不行,你股份少,就不会用心经营。这样吧,4、6开。”

“太高了,那就3、7吧。”

……

就是如此简单,双方基于信任和共同的价值观,业务和商务谈判只用了20分钟时间。

2004年3月6日超威在河南的第一个工厂顺利开业,当年8月投产,年底就实现盈利。

2009年,超威集团欲再次扩大公司规模,周明明给柴成雷打电话征询情况。

“老柴,你河源能否再扩大生产规模。”

“扩大多少?”

“你能做多大?”

……

第二次的合作更加简单,就是这一个电话。当天下午,柴成雷就去向当地政府申报项目。第二天上午,河南超威二期和三期共350亩地就敲定了。

今天,让柴成雷骄傲的是,在超威13个工厂里,无论是发展速度、产品质量,还是利润率,河南超威一直在集团内部领先,在整个蓄电池行业领先。

感叹今日,柴成雷感概:

超威集团让我在更大的平台上运作;

我们没有因此停下发展的脚步。我一直在想,未来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发展,值得我们创新,值得我们追求。

新模式新起点

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柴成雷了解到汽车启停蓄电池产品,他又一次被这个产品和行业打动了。

当前,全球对汽车排放和燃油经济性要求越来越高,车企花巨力研发既能省油又能降低排放的“黑科技”,自动启停系统在此大背景下诞生,并在欧洲得到普及。中国汽车工业也面临巨大的节能减排压力,并明文提出了严苛的排放法规标准,越来越多的车开始装备自动启停系统。

自动启停系统需要频繁的大电流放电,普通蓄电池无法满足这样的高强度使用要求。而启停系蓄电池的核心技术掌握在国外。

2014年,超威用了短短4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和德国MOLL的谈判、合作、收购,双方共同研发生产汽车启动、启停蓄电池,并组建了河南超威正效电源有限公司。MOLL公司对启停蓄电池技术进行了长期深入的研发,其EFB和AGM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

2014年,超威投资20亿元,启动了占地面积400余亩的汽车蓄电池和启停蓄电池项目,项目建成后可实现年产2000万只蓄电池。自此,超威开启了跨界业务的雏形。汽车启停电池产品成为公司未来业务的新增长点。

柴成雷深知,进入这一行业,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,并非能够轻松制胜。

如果你今天走的道路与前辈老大哥们别无二致,那你永远不可能超越他们;要超越前辈老大哥,就必须要走与众不同的路。

当今的时代,单打独斗没有出路,共创、共享才能够共赢!

让代理商和超威一起拥有一个生产型的公司,共同分享生产的利润。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    邮编:100823   E-mail:caam@caam.org.cn
电话:010-68594182/4865/5266   传真:010-68595241
承办方:事成软件公司

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后市场委员会 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京ICP备05030302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3240